一段尘封80年的历史如何被激活

来源:互联网 阅读:1020 发布:2021-08-02 16:09:35

部分中小学校在“小小图书馆”旧址开展研学活动。

国网舟山电力阿拉来嘞志愿服务队供图

“小小图书馆”第一任馆长胡时杰外甥女胡亦男。

国网舟山电力阿拉来嘞志愿服务队供图

一次青年志愿服务,让一段尘封了80年之久的红色历史重新浮出水面。

“2015年,我们在做老兵口述史抢救性整理志愿服务时,总是听老兵们提及‘小小图书馆’,他们的青春岁月似乎或多或少都和‘小小图书馆’有关联。”国网舟山电力阿拉来嘞志愿服务队队长李忆说,“当时,我们很好奇,‘小小图书馆’究竟在哪儿,有些什么故事?”

“小小”青年大作为

经过剥茧抽丝,李忆辗转托人找到了“小小图书馆”第一任馆长胡时杰的外甥女胡亦男。

时光回溯到1937年,卢沟桥事变爆发,抗日烽火迅速燃遍全国各地。“八一三”淞沪抗战后,为躲避战乱,20岁的胡时杰从上海回到家乡浙江舟山定海。

一腔热血的胡时杰在当时的《舟报》上发表评论痛陈时弊、宣传抗战,很快结识了定海一批志同道合的进步青年。陈维周、陈维城、陈达夫、江厥成、李松年、李隆华……这些青年才俊在1936年开始就组织了一个秘密读书会。他们在陈维周家集中了一批书籍和上海抗日救国会寄来的刊物,只限内部流通,并不公开对外。会中各人可以到他家去取阅,以练习本为借阅簿,自行登记。这就是“小小图书馆”的雏形。

1937年10月,他们将集中在陈维周家中的图书搬迁至定海县前街13号胡时杰家中,“小小图书馆”正式成立,由胡时杰任馆长主持日常工作。

“那时候,‘小小图书馆’发展很快,藏书从几百册一下子增加到4000多册,读者也从几十位增加到近2000位,后来这些人大多数加入了革命队伍。”胡亦男回忆,“1938年1月,我们在县前街的家比较小,适应不了越来越多的读者,就搬到了现在这里——城隍庙前2号”。

1938年10月,中共定海县工作委员会成立后,“小小图书馆”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由秘密转为正式公开。当时它不仅提供图书借阅服务,还印发报刊、开办时事讲座,宣传抗日救亡运动。随着影响力的进一步增大,“小小图书馆”还在沈家门、岱山东沙、白泉等地开办了分馆,建立了流动的图书箱。

“当时‘小小图书馆’跟抗日宣传队活动都是在一起的,与宣传队一起下乡演出,演抗日的剧目,教唱抗战的歌曲,把流动图书也一起带下去。”胡亦男告诉记者,“小小图书馆”成立后,担负起了唤醒民众、团结人民和沟通联络各地抗日组织的枢纽和桥梁作用。为了提高广大民众的抗日觉悟,他们兴办了两期民众夜校,分识字班和职业青年教育班,设国文、英文、尺牍、常识等课,让家庭妇女、失学青少年等都来夜校读书识字,进行免费教学。每逢周六的晚上,图书馆或召开时势讨论会,或举行文艺演出。

胡亦男说:“小小图书馆”在饱受迫害的情况下坚持斗争,一直坚持到1939年6月23日定海沦陷。“小小图书馆”在民族危亡时刻,起到了宣传群众、动员群众和组织群众的重要作用,也团结了一大批热血进步青年,锻炼和培养出了不少抗日志士,同时在传播马列主义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,这里也将成为我们永恒的抗战记忆。

胡亦男退休前是舟山市人民医院的一名护士。退休后,她一直为“小小图书馆”奔走,整理“小小图书馆”史料,希望能将这段记忆保留下来。

2002年5月20日,在她联合有关人士的推动下,城隍庙前2号的“小小图书馆”遗址被舟山市文物部门列为市级文物保护点。遗憾的是,时至2015年,“小小图书馆”遗址在舟山知晓度微乎其微,更别提知道其背后的故事。

“小小”故事最生动

李忆还记得第一次聆听胡亦男讲述“小小图书馆”的曲折故事,心潮澎湃,当即表示:“历史不能断层,红色基因需要传承。这些红色故事是最生动的教材,每一段真人真事,才是红色火种生生不息的燃料。”

李忆找到浙江海洋大学东海科学技术学院团委书记孙昕皓、定海区志愿者协会相关人士商量策划,希望能联合起来一起为“小小图书馆”做点事情。

由此,“小小”接力 担当传承——“小小图书馆”红色文化传承志愿服务项目孕育而生。

项目开始前,李忆首先带着志愿服务团队做了一次调研,发现舟山全市中小学生对“小小图书馆”的知晓率仅为5%。

调研还发现,“小小图书馆”缺少系统性、综合性的研究和挖掘,随着革命前辈的老去,这些故事面临被埋没的危机;“小小图书馆”旧址为私人住宅,由于各种原因,无法在旧址复原;仅靠胡亦男等一些老前辈进行义务宣讲,局限性较大,传播力度有限,青少年很难产生共鸣。

李忆认为,“改变现状,必须经过‘认知-认同-践行’三步。”

为此,项目确立志愿服务由老(党员)志愿者、多支青年(团员)志愿者、少年(红领巾)志愿者组成的庞大志愿团体,一方面深入挖掘“小小图书馆”的精神坐标,寻访与“小小图书馆”相关人士,搜集资料,录制口述故事;另一方面协助舟山新四军研究会推动“小小图书馆”(新馆)建设工作。

“青少年既是红色精神熏陶的接受者,又能成为最活跃的传播者,我们的项目要实现传承与被传承的‘合二为一’。”李忆说,“我们的目标是面向舟山市中小学生播种‘小小’,接力‘小小’,实现红色基因代代相传。”

如今,80多岁的胡亦男作为“小小图书馆”红色文化传承志愿服务队员,格外忙碌,时常出现在舟山市各中小学校、各大中小企业作讲座,每次受邀讲座,她都要提出不接送、不吃饭、不收费(“三不”)要求。

胡亦男说:“既然了解了这段历史,就有义务把它讲给更多的后人听。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,我很感谢上一辈的老同志,也时常被他们的精神感动,我有一种责任,要把他们以前的革命历史给留下来,为后代做一个榜样,要做好这块工作,要讲好中国革命的故事。”

2016年,筹备1年之久的“小小图书馆”新馆,正式免费开放,这里展示的115册旧馆藏书,都是“小小图书馆”志愿服务团队通过“走征寻访晒”的方法征集而来。6年来,项目还采集了20位老兵故事,形成12400分钟的口述视频,为舟山市储备历史文献资源。如今,位于舟山市图书馆四楼地方文献部的“东海小小图书馆”展厅,是舟山红色教育基地,也是舟山人民网红打卡地。

同时,这些历史钩沉的真人真事,被编制成了一批“小小”经典作品集,还创作出了“小小图书馆”原创歌曲、漫画、动画片和一批郭沫若题词印章等周边产品,在舟山乃至全国传递。

一个青年志愿服务项目,让“小小”种子孕育出强大的精神动力,实现红色基因代代相传。

担当“小小”接力棒

浙江海洋大学东海科学技术学院是志愿服务项目发起方之一,孙昕皓告诉记者:“‘小小图书馆’志愿服务项目从2015年启动以来,学院共有5400多名在校大学生自愿参与过这个项目。他们参与志愿服务的过程,本身也是一次很有意义的红色教育,很多同学毕业后,谈及在舟山读书的经历,还会很自然地说起舟山定海有个‘小小图书馆’。”

王岚是浙江海洋大学东海科学技术学院一名在校大学生,她是在一篇微信推文中初识“小小图书馆”,后来发现学院有这个志愿服务项目,就赶紧报名加入。

王岚的志愿服务内容是资料整理,“文字的力量或许薄弱,却划下了无法磨灭的一段痕迹,很荣幸跟着胡亦男奶奶重新探索这一段历史,当翻开那泛黄的手札的一刻,我才真正感受到那一段热血沸腾的历史”。

王岚告诉记者,至今还记得胡亦男奶奶说过的一句话,“我从小是在‘小小图书馆’长大的,继承和传承好‘小小’精神是我的责任与义务”。

“胡奶奶的这句话,时常萦绕在我心间,我们应该担起时代使命,将这些逐渐被时间掩埋的历史继续讲下去,或许我们的力量是薄弱的,我们做的或许微不足道,但请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。”

和王岚不同,魏佳艺、王达、杨晓栋、周曦等很多同学是参加志愿服务项目后,被“小小图书馆”的故事震惊了,才知道曾经有这么一群青年在舟山定海以书会友,读书图强,为民族救亡孜孜不倦地斗争。

对于少先队和团员中,“小小”精神则是一种日用常行。

“小小图书馆”青年志愿服务项目通过线上打卡,每月评比,开展我来讲小小故事、我来演小小英雄、我来答小小历史、我来帮小小做事等“四个我来”行动,让少先队和团员在先行先做中与“小小图书馆”结下不解之缘。

线下还走进中小学校开展宣讲活动,通过看一部动画、听一个故事、说一句感想、答一道问题、演一个角色、绘一幅作品等“六个一”活动,让“小小”的信念之花朵朵绽放。

“我特别喜欢‘小小·讲故事’的漫画书,还见过头发花白的老爷爷,他们斗智斗勇,是我心目中的盖世英雄!志愿者哥哥姐姐们,带着我们看动画、听故事,扮演英雄角色,阅读打卡通关,志愿者哥哥姐姐们还让我们1-3年级的小朋友画出小小图书馆,4-6年级的小朋友写100字的感受,我们对‘小小’两字有很多想法,我们作为小学生为了祖国一定要好好学习。”舟山市定海区舟嵊小学三(2)班王赠宁告诉记者。

2020年4月,“小小图书馆”正式写入乡土教材,成为全市小学生德育必修课。

目前,舟山全市中小学生对“小小图书馆”的知晓率从2016年的5%,上升到2019年8月的94%。全市中小学生基本都能正确回答舟山的抗日起点是“小小图书馆”,“小小图书馆”的旧址在定海县前街、新址在舟山图书馆四楼,“小小图书馆”的第一任馆长是胡时杰,还有250余名红领巾讲解员接过“小小”接力棒,担当“小小”传承人。

暑假来临,李忆和志愿团队更忙碌了,“今年恰逢建党100年,站在新的历史节点,志愿服务更应该弘扬光荣传统,赓续红色血脉,讲好红色故事,我们准备带‘小小图书馆’项目走进社区,让中小学的团员和少先队员在暑假期间也能浸润在‘小小’书香中,传承红色精神”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周围围